舅姥爷缺了半颗门牙

舅姥爷缺了半颗门牙

皇家利华        外公年轻的时候有支火 铳,经常会出去打猎,打些狍子,水獭,野鸭什么的,回来炖上一锅,孩子们吃的兴高采烈。

在县里教书的舅姥爷知道了,也想过一下打猎的瘾。

外公说,这可不是你这个文化人能干的事儿啊!

舅姥爷不服气,缠着外公让他教,外公拿小舅子没办法,带着他在附近开了两枪,算是教会了。

舅姥爷兴冲冲的扛着火铳去打猎,外公要去大堤上干活,让我妈和大舅这两个小孩子跟着。

出了村子,走在田埂上,舅姥爷意气风发,一抖挂在肩上的火铳,刚想说话,“轰”的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把舅姥爷吓得一跳老高,落下来脚一崴,啪叽一下扑旁边水田里去了,爬起来,浑身上下都是烂泥巴。

大舅说:舅舅,走火啦!你装了黄药吧,黄药是开枪的时候再装的。
(火 药有发射 药和点火 药两种,点火 药就是黄药,是开枪之前才刮上去,打击生火,点燃发 射药,这才打出铁砂。)

舅姥爷哭丧着脸,去沟里洗干净了脸,把外套脱了,继续前进。

最好的打猎地点是湖边,秋天的湖边有很多野鸭子,但舅姥爷的枪法实在太烂了,铁砂和火 药的配比也弄不好,有的明明打中了,还是让鸭子飞了。

最后还是大舅帮他装好了铁砂,带着他偷偷爬到一只鸭子附近,对准了猛的一扣扳 机,这次是打中了!

鸭子被打得羽毛四散,腿打瘸了,脖子也歪着,随时要挂!

舅姥爷把火铳一丢,合身扑了上去,抓住鸭子的腿,回过身来,举着鸭子要兴奋的高呼。

忽然,那鸭子回光返照的一昂头,对着他的额头死命一啄,舅姥爷吃痛,大喊一声把鸭子一丢。

丢了十几米远,丢湖里了……

大舅说:这怎么弄过来啊!没有这么长的棍子,淌水过去又太冷了。

舅姥爷咬牙,跺了一会脚,待额头的伤稍微好一些了,把鞋子一脱,就要涉水过去捡鸭子。

在水里走了没几步,舅姥爷惨呼一声,哗啦哗啦的淌着水爬了上来,坐在岸上,把脚举起来,弓着个身子看脚板心。

舅舅说:被菱角扎了吧!长菱角的地方,会掉很多老菱角在烂泥巴里。

舅姥爷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妈把老菱角揪下来,用我大舅的红领巾给他包扎了,舅姥爷这才好了一些。

湖边被舅姥爷这一番闹,鸭子也跑光了,舅姥爷不死心,一瘸一拐的要去庙山碰碰运气。

庙山是个小土坡,荆棘丛生,人迹罕至,大舅和我妈都不情愿上去,大舅去偷了几个红薯,在庙山下的破庙里烤红薯,远远的看着舅姥爷上山。

舅姥爷运气还不坏,刚刚上去,大舅就看到一只狍子从山顶跑了下来,跟我妈妈一起大喊,“狍子,狍子,舅舅,有狍子!”

舅姥爷听到声音回头,待听清楚了赶紧摘下火铳,端好了猛一转身,咣当一声,长长的枪 管甩了过去,撞在身后一棵碗口粗的枣树上,自然而然的,手一哆嗦,又走 火了……

他本就立足不稳,加上后坐力,身子一歪,直接栽在一窝矮荆棘上,荆棘上都是刺,扎的他哇哇大叫。

大舅和我妈连忙跑了上去,这次舅姥爷是真的没脾气了,大舅跟我妈帮他把身上的刺儿拔完,垂头丧气的打道回府。

回村路上,舅姥爷看到有人抓着鸡去街上卖,想着两个孩子跟着跑了半天,也没落个好,自个儿掏钱,把那只公鸡买了。

说到这里,你们肯定以为舅姥爷倒霉的一天结束了,告诉你们!没有!

因为,鸡跑了!
在路上就跑了!
舅姥爷都气疯了,大舅和我妈围追堵截把鸡抓了回来,舅姥爷扯了几根芦席草,把鸡绑在一棵树上,装火 药,填铁 砂,刮黄 药,怼准了,嘭的一枪把那只可怜的鸡毙了!

说到这里估计有人发现了,舅姥爷的牙还没说呢!

嗯,这是舅姥爷凄惨的一天最后的一件倒霉事儿。

晚上吃饭的时候,舅姥爷夹起一块鸡肉,像报仇一样用力一咬!

那只鸡是被舅姥爷用一大把铁砂喷死的

舅姥爷咬到了其中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