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遭到监禁,为反政府抗议而辛苦劳作

周三,曼德勒法院因煽动罪名被判入狱,民族主义僧侣向人群开放。/ Zarni曼/ Irrawaddy 皇家利华    曼德勒星期三,曼德勒地区Chanmyathazi镇的一家法院星期三判处六名民族主义僧侣一年半徒刑,参加反政府抗议活动。 佛教僧侣们都被捕...

Read More.

仰光政府将出售1200间经济适用住房

仰光的Hlaing Tharyar乡的一个低成本住房项目。/ Myo Min Soe / Irrawaddy 仰光 – 建设部城市和住房发展司将在新政府首次推出以来,在地区政府的安排下,首次出售仰光地区1200多套经济适用住房。 “地方政府组建了一个团队出售公...

Read More.

到緬甸南方旅遊吧

到緬甸南方旅遊吧

旅遊緬甸,除了大金塔、勃固、蒲甘、東枝茵麗湖、曼德禮等景點,現在可以換個方向,往緬甸南方旅遊了;尤其近年漸漸熱門的毛淡棉、帕安值得一遊。

緬甸南方的旅遊景點,第一站是吉蒂佑佛塔(風動石),對緬甸境外遊客來說,此景點是較為熟悉的,目前可以當日來回,去過的人不少。從吉蒂佑(風動石)往南走,就是毛淡棉、帕安,近幾年當地情勢穩定,遊客增多,目前以鄰近的泰國遊客到此旅遊者最多,歐美揹包客也不少。

今年二月下旬,我們在仰光透過住宿旅館介紹旅遊巴士,開往緬甸南方旅遊,四天三夜行程每人繳交美金180元(不包括餐費),我簡單記下行程:

二月二十日,早上八三十分出發,前往仰光市東南方約三百公里薩爾溫江入海口的毛淡棉,它是孟邦(MON State)最大城市。午後,經過全長二千三百多公尺的毛淡棉鐵、公路兩用大橋,傍晚抵達座落在Strand Rd濱海大道的旅館。下車,就被夕陽吸引了,大伙紛紛在海邊取景留影。晚餐在「和尚餐廳」用餐,餐廳名「和尚」,並不是和尚經營餐廳,炒飯炒麵炒米粉佐料多,有點像馬來亞料理風味,味道不錯,餐後沿濱海大道走回旅館,海邊有規模不小的夜市,相當熱鬧。

二月二十一日,往毛淡棉南方約三十公里的木東(Mudon)、溫盛達耶(Win SeinTawya)參觀,沿途可看到整排的僧侶化緣和坐佛雕像,看見橫臥在山上巨大的達隆臥佛(Kyauklone Buddha),此臥佛於1948年開始興建,1994年由一位高僧續募款重建,佛像長180公尺,高34公尺,重達400噸,內有8層樓高,設施似乎還待補強。而高僧已圓寂,附近建有高僧金身紀念館及各種佛教故事雕塑。

下午遊水上佛塔,參觀死亡鐵路(桂河大橋)鐵道博物館。1942年九月,日本從緬甸和泰國兩端強迫戰俘修築「緬泰鐵路」,要確保日軍侵略緬甸和其它亞洲國家的替代補給線,鐵路經過的許多地方地形惡劣,被殘暴對待的戰浮死亡上萬人。這條鐵路被稱為「死亡鐵路」,因泰國路段的「桂河大橋」小說與電影故事而聞名,許多人忘了鐵路另一段的緬甸路線。近年在毛淡棉完成一座「THE DEATH RAILWAY MISEUW」死亡鐵道博物館,呈現了這段殘酷歷史,是最近才開放供遊客參觀的。

毛淡棉還有英國殖民時期的建築,如總都府、大教堂、大清真寺…等,可惜我們因時間關係都錯過了。

二月二十二日,前往距離毛淡棉60公里的帕安。原來可以坐船去帕安的,但我們包車,失去體驗海上旅遊樂趣。昨天路過木東(Mudon) 看到壯觀的200多尊化緣侶僧雕像和坐佛雕像,司機今天停車讓我們拍照。近午時刻來到帕安,它屬克倫邦(Kayin Stae)城鎮,街道上可見到揹搶的軍警。沿途但見山石嶙峋,景色秀麗,有到桂林陽朔的感覺,歐美背包客不少。帕安附近有不少石灰岩溶洞,走溶洞乘小舟的體驗,與走桂林鐘乳洞,金門坑道和北越坑洞相似。今晚在帕安過元宵節。

二月二十三日,風景優美的帕安坐落在河畔和山區,綠色稻田與輕盈湖水遙相呼應。到此旅遊,很多人是為了探索周邊神奇充滿佛教氛圍的岩洞。來到這裡,要進入石灰岩溶洞參觀才不虛此行。此地岩洞有Sadan Cave,Kawgun Cave,Kaw Ka Thawng Cave,Yathaypyan Cave,有六、七世紀緬甸第一個皇朝闢築的溶洞,洞穴裡有讓人嘆為觀止的佛像、佛塔和岩壁雕刻,有的洞口石壁和岩頂上雕刻著成百上千的小佛像,有的洞穴附近有很多猴子,我們脫鞋進入一座最大的石灰岩溶洞,洞內光線不足,依手機照明穿越,地下全是泥土沙石,我們相互牽着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擔心滑倒,也擔心被尖銳的石頭刮到。出了洞乘小舟,舟在湖面划動,湖光山色,旖旎迷人,不禁沉醉,約十分鐘,到終點再步行搭車結束行程。
今天的行程,幸運遇上本地民族節慶趕集,附近居民多盛裝而來;尤其小孩穿新衣戴新帽在廣場追逐嬉戲,市集裡有不少山產水果糕點,更有各式服飾和刀械產品販售,市集附近的佛塔則擠滿虔敬的信徒….。
緬甸南方的遊憩景點,幾乎多維持原貌,很少因為觀光、旅遊而人為開發,目前到此一遊,可以欣賞自然的原貌 ,享受天然的美麗。再不把把機會,過幾年也許就會變樣了。

後記:

毛淡棉另有吸引歐美遊客的景點,那就是出版《緬甸歲月》、《動物農莊》、《一八九四》三本書的作者喬治歐威爾曾經住過此地。喬治歐威爾曾在緬甸擔任警察,他於1922年十一月來到曼德禮,十九歲進入英國政府設於曼德禮的警察訓練學校就讀,這是他在緬甸發展的開端。1926年,歐威爾抵達毛淡棉擔任當地的警政首長,他的母親是緬甸木材商的女兒,毛淡棉是歐威爾母親成長的地方。他先後在毛淡棉、曼德禮等地駐紮五年,這段經驗也使他日後走向作家一途。

由於歐威爾所寫的故事被認為映射軍政府高壓統治下的緬甸社會面貌,美國女記者艾瑪。拉金出版一本《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她帶著書到緬甸走過被當地知識份子譽為「先知」的歐威爾曾駐紮的路線、觀察比較書中場景與緬甸人民的悲慘生活狀況。歐威爾就讀的警察訓練學校,以及他來到緬甸之後首次落腳的警官食堂、擔任英國殖民警察的最後一個駐點卡薩(Katha)小鎮裡的辦公住所,至今依然存在,吸引了許多外國遊客專程探訪。

林德基 漫談「緬華大事記」

林德基 漫談「緬華大事記」

漫談「緬華大事記」
林德基

「大事記」具有簡史的作用。它為人們提供輪廓性的歷史材料,研究者可由「大事記」記述,取得真實的第一手史料。上世紀一百年間,緬甸華僑篳路藍縷,歷經反清革命、抗日戰爭、國共內戰、軍人統治到民主開放的生活軌跡,驚心動魄,有不少愛國事蹟和感人的史料;經過熱心人士彙集整理,留存了「緬甸華僑大事記」珍貴歷史資料,後人得以通過許多重大事件的記述,探索華人在緬甸各時期的發展概貌和成就。

2002年三月,七十餘歲的緬甸華僑馮勵冬先生,就依據他搜集到的「緬華大事記」資料和個人親歷,編著出版《緬華百年史話》,書中附錄幾種「緬華大事記」資料。仰光市「緬甸華僑圖書館」館藏幾本華僑社團出版的年刊或紀念特刊,也有零星的大事記載,可供後人研究緬甸華僑史與瞭解緬甸查閱參考。遺憾的是,1966年以後,緬甸華文學校教育與報刊出版遭軍政府關閉,大批華僑遷離僑居地,大事記述難以為繼,有了斷層。

《緬華百年史話》附錄的「緬華大事記」資料,計有〈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緬甸華僑興商總會會務紀要搞錄(1911~1936)〉、〈 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五種。當年整理彙編「緬華大事記」的主要有徐贊周、陳孝奇、黃綽卿、馮淇船,以及興商會、緬甸華僑服務社等社團。
從中華民國三十七(1948)年〈緬華大事輯要〉說起

「大事記」是對已往的事件、活動進行選錄記述,是歷史長河中浪花的彙集,能為讀者勾勒事件清晰的發展輪廓。民國三十八(1949)年元月,緬甸仰光市的「緬甸華僑服務社」編印出版一本《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記錄了中華民國對日抗戰結束後,華僑在緬甸創業、創辦、或復辦社團學校資料和人事動態,更以中華民國三十七(1948)年〈緬華大事輯要〉,記述了這一年緬甸華僑社會的各種活動情況,留存了中華民國與緬甸外交關係中斷前的最後往來史料。

民國三十七(1948)年這一年,緬甸正式脫離英國獨立,中華民國派特使葉公超先生到仰光祝賀,緬甸政府將獨立後的第一面緬甸國旗獻給中華民國政府,兩國互派大使,關係處於最佳融洽期;但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在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一日中共於北京建立政權後生變。當年雙方交往情形,已成陳跡,幸好有《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詳實的記述留存,讓後人得以回到六十七年前的「歷史現場」。
這本年刊,原名《仰光華僑社團商號目錄》,曾於民國三十六(1947)、三十七年(1948)年度出版兩期,因戰後僑胞復業已漸就緒,三十八年編者將仰光各僑商號地址,暫停刊載,增加全緬各地僑運狀況,改名為《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由陳孝奇、周志昌、陳斗南編纂,民國三十八(1949)年元月出版。十個月後的十月一日中共建國,緬甸政府立即承認,中華民國駐緬甸大使變節投靠,年刊內的「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所記述資料,有助檢索華僑當年在風雨飄搖中對政治信仰的不同選擇,彌足珍貴。這本已絕版年刊收藏於仰光市「緬甸華僑圖書館」。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後來併入陳孝奇先生的《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內,文字有增刪;其中記述的緬甸慶祝獨立活動以及中華民國與緬甸交往的幾則大事,可以讓讀者瞭解當年華僑是如何興高采烈慶祝緬甸擺脫英國殖民統治,以及中華民國駐緬甸大使變節經過,現摘錄民國三十七年一月至三月間相關事件記事,回顧當年場景:

一月一日:緬甸華僑各界於本日上午九時,假座仰光華僑門市同業公會內舉行歡迎我國參加緬甸獨立典禮之葉特使公超大會。(另《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記述,葉公超先生當時是中華民國外交次長,由政府指派為「慶賀緬甸獨立」特使,駐仰光總事許紹昌為副使,他與隨員乘專機於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六時抵仰光)

中國國民黨駐緬甸總支部紀念中華民國成立三十七週年元旦,慶祝行憲並歡迎葉特使公超、歡送緬甸駐華大使宇敏登等,在該部禮堂舉行盛大茶會。

一月二日:英國特派皇家巡洋艦「巴敏漢」號抵仰光,準備於緬甸獨立之日迎接緬督返英,該艦並於今明兩日下午二時至五時開放,以供市民參觀。

一月三日,緬甸獨立籌備會規定休業慶祝五天,其日程排定如次:本日舉行大掃除,四日慶祝獨立典禮,五至七日舉行狂歡三天。

緬中文化協會本晚假座本市謬馬中學設宴歡迎葉特使公超及歡送緬駐華大使宇敏登氏。

一月四日,緬甸民眾集會慶祝獨立(本晨四時二十分在曼屠拉公園舉行升旗典禮,八時半外僑參加市民集會,於市長宣讀獨立宣言之後,首相即舉行獨立紀念碑奠基禮)。

緬甸四日宣布正式獨立為聯邦共和國,舉行典禮程序依序為:升旗典禮、接受政權典禮、緬督離緬典禮、臨時國會開幕典禮、法官就職典禮、軍權移交典禮。
緬甸華僑各界事前組織之「慶祝緬甸獨立籌備會」募款萬盾以補助當地慶祝會費用,並議決自今日起休業四天,升旗,結綵,燃燈,佈施等,早晨並列隊歡送緬督離仰,並參加市民集會,事屬創舉,僑生尤感興奮。

一月五日,本市華商商會等十僑團,本晚假座明園舉行雞尾酒會,歡宴葉特使公超、緬甸駐華大使宇敏登暨當地政要,本埠聞僑參加者達四百餘人,感情至為歡洽。

一月八日,葉特使公超本早乘專機返國,緬政府以獨立之晨在秘書廳所行升旗典禮之第一面緬甸國旗,購與我國,作為歷史性的留念。(緬甸獨立前使用的孔雀旗於四日降下,新國旗為六顆星的紅藍白三色,與中華民國青天白日紅國旗相似,遠遠望去很容易誤認)。

一月二十日,緬甸駐華首任大使宇敏登今晨飛港,轉往南京履新。

二月二十三日,我國首任駐緬大使涂允檀博士,乘「空中霸王號」之中航機,於下午三時半抵仰光,逕赴英耶路三十六號(INYA ROAD離市五英里)大使館休息。

三月三日,涂大使本午向緬總統 呈遞國書,下午二時招待中外記者 (另《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記述,涂大使於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午後二時,致電周恩來表示「使館全體同仁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領導」)。

三月八日,中航機中緬航線今日正式通航,首次班機下午抵仰光。滬新聞記者團一行五人(計有中央社童樂山、中央日報許桂強、大公報周榆瑞、新聞報趙世洵、申報袁文中)隨機來緬。

新舊中國給華僑帶來的困擾

「大事記」以文字記述,我國古代凡記事文字都稱「史」,記錄下來的材料就是「史料」。緬甸華僑的大事記,就是華人在緬甸的歷史彙編,具有史料的價值。

上世紀的中國有天翻地覆的變化,華僑在緬甸的處境與遭遇,在「緬華大事記」裡有當時情況的實錄,包括推翻滿清時期「保皇」與「革命」人士之鬥爭,抗日年代中的「漢奸」陰影,以及國共內戰時的「進步」與「反動」的衝突,尤其上世紀五0年代前後,緬華社會左右兩派華人爭產爭校爭權,一直就不安靜。在《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裡,有一則1949年十月十日記事,道出緬甸華僑在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台灣,中國共產黨在北京建立政權時之徬徨困擾,這則記事這樣記述:

1949年十月十日:「雙十節」,仰光華僑在祖國新舊政府過渡時期,慶祝國慶之情況如次:

一、國民黨駐緬總支部於上午十時在部內開慶祝會。

二、學生聯合會等三十僑團於下午二時在市政廳舉行遊藝會。

三、我國駐緬大使館於下午五時在館內舉行園遊會。

(查本屆雙十節之前二十天,適中共在北平召開政協會議,據本市華僑民主人士之推測,新政府有在雙十節成立之可能,即發動籌慶雙十節,規定是日在白塔公園集會,晚間在市政廳舉行遊藝會等程序,僑團以事關國慶,多照例報名參加。迨九月三十日電訊載稿,政協會通過擇都北京,並制定國旗、國歌及選出中央人民政府正副主席等,國慶籌備會職員益感興奮,即通告雙十節須掛五星紅旗,接著大使館與國民黨總支部亦通告雙十節須掛青天白日旗為對抗,引起華僑議論紛紛,莫衷一是。終以新政府未經當地政府承認,與國民政府大使未離任前,暫勿懸掛新旗為宜,僑團先後刊報退出參加慶祝會,但會期日益迫近,糾紛情緒日益緊張,正在難以解決之際,十月八日又傳來消息兩則,一則是中共將另訂國慶日,不以雙十節為國慶,一則是本市警廳為避免意外起見,收回批准在白塔公園集會之許可證,這樣一來,緊張情緒為之輕鬆過半,是日僑胞除全部休業,分別參加上述三處集會外,多閒遊華區,以升旗問題為談話之資料,惟興商總會所升之五星旗到下午被暴徒登樓扯擲樓下,該會負責人即將情形投報警局究辦。)

這則記事,多了記事者的說明,嚴格說來是不符合大事記寫作規範,但若沒有引號內的說明,後人很難瞭解左派華僑如何迫不及待歡迎新中國政府!

再看兩則記事:

1949年8月27日,孔子誕辰及教師節紀念日。(查本屆係孔氏出生二千五百週年紀念日,雖屬難逢可貴,奈新民主人士立斥為封建餘孽,不宜尊為萬世師表,致使本屆紀念會仰光分為三地舉行)。

1950年6月6日,本屆教師節又恢復為「六六」舉行,仰光市華僑今日慶祝教師節,由教聯、學聯分別開會,表示互勉與尊師各有意義。

這兩則是《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裡的記事。《緬華四十年大事記》是幾種「緬華大事記」中的一種。從所記事由,就可瞭解到1949年的緬甸華人社會裡的黨派瓜葛,立場鮮明。

1932 年,政府接受大學提議,認定六月六日為教師節。1939年教育部改定史書記載的孔子誕辰日八月廿七日為教師節。後來又經專家考證,將孔子陰曆生日八月廿七日換算成陽曆的九月廿八日, 1952 年由行政院提請總統明令孔子誕辰暨教師節為九月廿八日。由這則兩事記事也可看出,原來緬華社會很早就有人「批孔」了,以「封建餘孽,不宜尊為萬世師表」,只要慶祝教師節,不紀念孔子誕辰。如果沒有「大事記」記事留存,早年緬甸華僑社會政治文教動態與瓜葛,就不易為人所知。

意識型態影響大事記述

大事記是「史料」,但記事者並不是史學家,他是歷史的敘說者,應該堅持實事求是的寫作態度,只記不議,不作任何主觀評議,不流露任何褒貶之情感色彩,不濫用誇張言辭。很遺憾的,在「緬華大事記」裡,因記事者的意識型態,有些事件的記述不客觀,不得體,用字刻薄,由這則記事可見:

1952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紀念日」,潛伏在緬華社會各地的殘餘蔣匪,眼見「十一」國慶之熱烈情緒,心有不甘,四出滋事,連日發生毆打案件共十九起,原定今日舉行雙十國慶,假市廳開會及遊行,警方恐防害治安,前日發出禁令,不准在市廳開會、遊行及舉廢旗、喊口號,違者決予嚴厲制裁,今日將加派武裝警察巡邏華區,以防宵小變動。

這則大事記,出現於《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是由陳孝奇先生收集的。《緬華百年史話》編者馮勵冬先生曾批評陳孝奇的大事記述「表述語言和處處只突顯蔣黨在緬華中的活動記載,與緬華活動的歷史真跡實錄不盡一致」,有「錯誤觀點和史實謬誤」,1952年十月十日的記述文字就教人納悶是否陳孝奇先生手筆。

現有的幾種「緬華大事記」,除徐贊周的《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屬個人親歷專著,其餘多以報紙報導資料為主;有的符合大事記寫作規範,可也有意識型態偏頗的,更不乏有漏掉大事,要事的。各種大事記由於經過多人手筆,有的原稿遭刪改的不少,敘述文字是否出自原記事者之手,很難考證。

「緬華大事記」資料之主要來源是報紙。1936年六月,興商總會成立25週年籌辦慶典,出版《興商總會二十五週年紀念特刊》,刊載從二十五年的舊報摘編的〈緬華二十五年大事記〉,就是從民國二年(1913)開始每月裝訂成一冊的《覺民日報》逐頁翻找資料記述的。上世紀六○年代,最後一位整理大事記的,是緬華作家黃綽卿,也是找報紙資料彙整的。1966年一月,中文報紙停刊之後,他就在資料室積滿灰塵的舊報紙堆中,找尋十五年來每月的合訂本,進行1951年至1966年「緬華大事記」的選輯,可是這十五年的合訂本,幾乎已缺少四分之一,再翻閱甚少部分的其它各報,才輯成殘缺不全的「緬華大事記」。

黃綽卿的《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所記述的大事,關於1962年3月2日的軍事政變以及日後的換鈔、報紙停刊及「國有化」政策的執行,都漏列了。對於上世紀六○年代離開緬甸的華僑來說,這幾件大事幾乎有「近距離」的密切,記憶猶新,竟會沒有記述!

1962年3月2日,尼溫將軍發動政變接管政權:據說當天晚上,吳努總理在觀賞中國實驗芭蕾舞劇團演出時被當場請出。黃綽卿的《緬華大事記》1962年三月只有四則記事,沒有三月二日記事,而三月三日記事:「中國實驗芭蕾舞劇團昨作訪緬最後一場演出,奈溫主席到場觀看,該團在仰演出十九場,觀眾六萬餘人」。此則記事應是取自三月四日的報導而出現「昨」字。(《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僅摘取四則記事中的三月一日、三月三日兩則。)

沒有單獨出版的《緬華大事記》

《緬華大事記》尚未見單行本,都是在馮勵冬先生編著出版的《緬華百年史話》書中以附錄資料面世。目前能見到的「大事記」計有:

一、《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

徐贊周撰寫。記述1901至1912年緬華參加反清革命活動事跡。記事分三時期(一)革命思想,(二)革命實行,(三)革命成功。(《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19-340)

徐贊周先生(1873~1933)福建廈門人,18歲來到緬甸經營土產,事業有成後積極辦學辦報,後加入同盟會,及發起成立緬甸華僑興商公司,後改為緬甸華僑興商總會,團結華商,支持祖國革命。武昌起義後,任緬甸華僑同盟會參謀部部長,籌餉局局長。一個月內,在廣大僑胞中募得捐款10萬緬盾直接寄往革命軍政府。民國政府成立後,臨時大總統頒給他旌義狀。他著有《緬甸中國同盟會革命史》等書,1929年病逝仰光。

二、《緬甸華僑興商總會會務紀要搞錄(1911~1936)》

原刊載在「興商」成立二十五周年紀念特刊裡的資料。興商總會是徐贊周等人發起緊接著同盟會活動的緬華工會組織,幾十年中舉凡支援革命、籌款救災、抗日救國、捐資助學,無不都由興商總會帶頭發動。(《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41-354)

三、《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

這四十年大事記刊載於「興商」四十週年紀念特刊,其中前二十五年的大事記是與〈興商總會會務紀要(1911~1936)〉一起刊在25周年特刊裡。後來經陳孝奇先生精心繼續彙集剪報資料十五年合編整理成這四十年大事記。(《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55-497)。

四、《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

這是連接四十年大事記後的九年尚未刊載的資料存稿(不知何故此篇缺了1959年記事),也是由陳孝奇先生收集,保存在徐四民(徐贊周之子)先生處。(《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498-575)。

陳孝奇先生,福建福州人,上世紀二十年代從福建來緬甸後在教育界服務,很快與緬甸華僑融洽相處。不久加入中國國民黨,與僑界熱烈支持國民政府北伐與抗日戰爭,抗戰勝利後積極參與華僑社團服務工作,特別是熱心搜集、整理緬甸華僑社會各項活動史料。他創立緬甸華僑服務社,在服務社社長任內,編纂出版《仰光華僑社團商號目錄》、《緬甸華僑僑運年刊》。在當年國家變局中,他依舊努力不懈,保持長期搜集、整理史料,繳出《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與《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兩冊成果。

五、《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

黃綽卿撰,(《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576-586)。

六、《緬華大事年表1950~1966》

黃綽卿撰,收錄於《黃綽卿詩文選(p727~764)》。《緬華百年史話》以《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摘要附錄。

黃綽卿先生,生於一九一一年, 僑居緬甸五十餘年,畢生致力於華文報業。工作之餘,創作、翻譯了大量文章和作品。除了華文寫作,還精通緬甸文,將近代的緬甸小說、詩歌譯為中文,五○年代曾協助緬甸華文《生活週報》創刊和負責《南國畫報》編輯工作,對推動緬華文學發展貢獻多。他於一九六八年五十七歲攜眷回到他畢生為之奉獻的祖國定居,遇上文革動亂,耳聞目睹的祖國非他所嚮往而悵惘病倒,在武漢還遭紅衛兵誣為「外國特務」,幾次被抄家,精神肉體均受到嚴重打擊,由於得不到應有的治療,一九七二年一月六十一歲逝世。

七、《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

收錄於緬甸華僑服務社編印的,《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也併入《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內。

八、《緬甸華商商會世紀華誕紀念特刊1909-2009》

緬甸華商商會慶祝創立百年出版,有「本會近期大事記(2000年1月至2008年8月)」記述商會活動。
大事記的記述,方便後人查考研究。如果沒有人記下來,許多舊事將會完全湮沒,後世就再也無從查考,也不會有人再認真地談論起這些歷史舊事了。前人留下了華僑在緬甸近七十年的活動記事,值得慶幸,希望有人能繼續彙編整理1966年以後的緬甸華僑大事記。
(本文原刊<中華民國緬甸歸僑協會50週年特刊>)

王子瑜 缅甸文化、缅籍华裔与缅甸国家

在缅甸大城市中出生的缅籍华裔,绝大多数都比较钟情于使用缅语交流。即便和父母兄弟姐妹交流,也只喜欢用缅语。极少有青少年和孩子喜欢使用汉语,似乎缅甸语更能准确表达他们的情感。由此可见,对于这些在缅甸大城市中出生长大的华裔孩子而言,缅语才是他们的“母语”。而汉语,仅仅是基于汉语的重要性,以及父母的重视才勉强去学的“外语”。于是笔者看到文化对人的同化力,不在于其国力之大小,也不在于其历史文明之长短,而在于长期生活在什么样的文化氛围之中、受什么样的文化熏陶。我曾见过很多缅籍华裔,因父母不重视汉语,虽为汉族,却已不能说汉语。这种现象只能说生存环境使然,不存在“刻意同化”或“文化侵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恰恰证明缅甸文化也有其一定的独特魅力。一百五十多年前就定居在缅甸,并与缅族通婚的华人,有很大部分是完全缅化的,已不识汉字和汉语。这是缅人或缅政府刻意为之吗?非也!此乃生计所迫,生活环境使然。

有很多怀有民族主义的缅甸学者和官员,总在四处鼓吹“汉文化对缅甸形成侵略之势”。甚至有意识地在社会各界煽动仇华情绪,大有“缅汉不两立”之势。似乎,唯有把华文逐出缅甸国门,才能保住缅甸文化的安全。这显然是出于对本民族文化的不自信和对汉文化的恐惧心理。有很多缅甸学者甚至担心,在汉文化的影响下,将对缅族传统社会形成同化之势。这也就是为什么近年来缅甸的许多社会事件,动辄将矛头指向华人的心理动因之一吧。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世界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地球村”了。各种文化之间互相影响、互相学习,彼此包容,共享美好丰盛的精神资源。没有任何一种民族文化的全部内涵,纯粹为其本民族之原创。反之,越能够吸收其他文化为其所用的民族,越能够迅速发展壮大。优秀的文化自是有其强盛的生命力、传播力和感染力。中华文化之所以历经五千多年而从不衰竭,主要就是得益于她超强的包容力。

缅甸联邦的问题正是因为部分高层主张缅甸国家应该是“一种民族、一种文化、一种文字、一种宗教”的民粹主义联邦,才导致众多土族民族的不满。正是某些高层持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才导致缅甸众多少数民族武装揭竿而起,间接摧生了缅甸众多民族武装的成立。同理,缅族学者和官员不应将精力放在防止外来文化渗透的工作之上,而是应该用心去吸收、融汇各民族的优秀文化,充裕、丰富现有的缅族文明,并创新缅甸流行文化。就拿缅甸的电影业和流行音乐来说,缅甸当局和艺术家们要做的,不是去阻止全缅甸人民去看外国电影、翻唱外国歌曲,而是要努力去拍出优秀的、承载着缅甸优秀文化的好电影、好歌曲。

“一个社会中不同群体拥有和相互渗透的共同利益越多,这个社会就越具凝聚力和亲和力,也越能相互认同。”这话不是我说的,但我绝对认同它。国家的强大在于其包容力,一个民族的兴盛同样如此。缅甸文化或缅甸民族也唯有学会包容、懂得包容,缅甸文化和缅甸国家才能走向强盛。中华文化实际上是中华大地上各个原始部族祖先共同创造和不断发展的成果,并不单纯只是某个狭隘民族的私有之物。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在于其文化的仁爱、博大精深和兼容并畜的雅量。中华文化无论是宗教、语言、音乐、服饰、饮食等等各个领域,都可以找到其他民族的影子。中华民族如果只能由纯汉族组成,去除一切其他民族的文化融汇之处。那么,中华民族也就没有多少魅力和底蕴可言了。假若缅甸政府高层执迷不悟仍坚持要建立“一种文化、一种民族、一种宗教”的国家,则缅甸文化,乃至缅甸国家无异于自铸镣铐,其发展状大之路必将举步维艰。

林枫 《仰光江边祭父》

林枫 《仰光江边祭父》

散文诗《仰光江边祭父》
文/林枫

拎着装满乡愁礼品的行装,吟着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我从七彩云南匆匆飞到仰光。一下飞机,便一头扑向波光荡漾,江轮穿梭,鸥鸟鸣翔的仰光江边,喊一声:我来了!
伊江波心不荡,兀自不紧不慢地流着……

我一个人伫立在江边的一个浮动码头上,对眼前吵杂繁忙的来往人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呆呆地望着这个季节有点浑浊,打着一个个漩涡的江水。

四年前,父亲去世后,他的骨灰就洒在这条江里,不知如今他的灵魂漂泊到哪里?是否已经漂回唐山和长眠在那里的母亲会合?!

父亲在世时,我每隔一两个月,都会从昆明打长途电话向老人家问安聊天。每次接到我的电话,他都很高兴,会中气十足地跟我说他如何和他那一辈的老人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然而,随着他那一辈老人的慢慢凋谢,他越来越寂寞。他电话里说话的声气也越来越低沉。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最后一次接到我的电话时,临末,他用近乎恳求和埋怨的语气说,你也不回来看我。我心里一颤,忙回说,会的,会的,我会回来看您的。
父亲最后走得还是有点匆忙,以至于我来不及赶过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他走那一年,九十五岁高龄,算是寿终正寝。

临走前,他再三交代家人,火化、骨灰装进漂流瓶,放到伊江中,我要飘回唐山!

人生的终点,都得化归尘土,碎为微尘。父亲于此,其实看得很开!

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

有位作家说:人生充满苦痛,我们有幸来过。

这就够了!

 

江中不时有随着过往江轮盘旋嘶鸣的海鸥。

转觉间,我恍惚是一只昆明滇池的红嘴鸥,飞到这里时变成了伊江的白头鸥。

父子两代,近百年的佛国岁月,在这里,不过是一声鸥鸣,一朵浪涌一样,转眼即逝,渺无踪迹……

作于农历乙未年(2015)
七月十五中元节
昆明文瑞书斋

林枫 相见欢 偕海外友人游昆明海埂公园

林枫 相见欢 偕海外友人游昆明海埂公园

《相见欢 偕海外友人游昆明海埂公园》
文/林枫

三月十五日,偕仰光来的刘炳怡、梁云平夫妇畅游昆明海埂公园,尽享观鸥赏春之乐。客人大赞昆明美。归来赋得此词记之。

春城春色春浓,满园红。海埂沙鸥翔舞戏江风。
西岭翠,水云媚,碧天穹。醉看美人仰睡浪涛中。

注:昆明西山素有睡美人之称。

2017.3.20三稿于
昆明文瑞书斋

黄德明 《一块空地》

我们有一块空地
阳光像飞鸟一样从蓝色如大海的天空落下
阳光给于我们生命
飞鸟给于我们自由
天空给于我们呼吸
我们有一块空地
空地上我们有一座房子
房子有温暖和瞭望的窗口
房子有门口
门口像天空和大海
我们有一块空地
空地上泥土和草在恋爱
空地上石头和河流恋爱
空地上飞鸟和天空恋爱
我们有一块空地
春天和夏天牵着秋天和冬天的手
白天和黑夜像一个人和他的影子
我们有一块空地

————奇角《五边形》

叶丹丹 泰缅边界下的他们

去年参加清迈义工团队到泰缅边界当了几天的义工,本是平平无奇的生活忽然注入了许多想法,感受!

从清迈得坐五,六个小时的四轮驱动,之后还得涉江,攀山,到达村民的住处已是黑漆漆,脏兮兮!我们带了很多吃的,用的给当地居民(克伦族)。他们的无限欢迎,(把自己仅有的被与枕头全拿来给我们),让大伙儿好不感动!大家语言不通,但微笑,拥抱让我们变得好靠近。我们帮忙建厕所,教小朋友建立基本的卫生观念,送衣服到老人的家,陪他们唱唱歌,跳跳舞!我们尽各自的能力为他们,也为自己的生命,谱一曲乐章!

没有软绵绵的睡床,没有美味的佳肴,没有干净的食水,更没有电流与网络;他们就活在这样的环境,年年如是。当我抱着那儿的小朋友歌唱的时候,他们好开心在对我笑,而我的心在掉泪;当我握住老奶奶的手为他们按摩的时候,他们很安慰在笑,而我的泪一串串不停往下流,我一直擦一直流。这些人,被大众遗弃了,他们一代接一代都是这样生活,他们的希望在那儿?他们是一群没有身份的人,泰国或缅甸都不承认他们的存在,那他们该何去何从?

当我们还在不断抱怨生命的不公平,当我们总是为琐事烦忧,看看他们!看看这里的克伦族,男女老幼,他们对生命的从容与乐观,我想。。。我甚么都不缺了。如果心能为爱歌唱,为他人付出,生命从此绽放灿烂,此美。。。足矣!

乘船游饱揽伊江美景

胞波们常说‘共饮伊江水,不忘伊江情’。但是,您有亲身乘船游览伊洛

瓦底江的经历吗?如果没有,请听我介绍我乘船饱揽伊江美丽风光的情景。

2002年12月,我离别50多后第一次回缅探亲旅游,当飞机飞掠实皆、曼德勒上空时,由于天气晴朗,视野良好,我用摄像机清晰地拍摄到伊江的雄姿,它像一条银带,流经满是翠绿的大地。虽是冬季水少期,很多地方的江心露出洁白的沙洲,但仍可见到江面宽阔,实皆山上星罗棋布般地点缀着白塔和金塔,伊江美景尽收眼底。

但是,那次我没有机会亲自游览伊江。2006年12月,我再回缅探亲旅游,就决心从蒲甘乘游船到曼德勒,好好欣赏伊江沿岸的风光。

那天清晨五点多钟,我和夫人一行四人从蒲甘旅店乘马车到仰乌码头。登上‘伊洛王子号’游船。在船上构票,每张16美元。五点半就开船,天还没亮,在船舷上回头还可依稀望见瑞喜贡佛塔在灯光下闪着金光。除我一行四人外,全船只有八位乘客,有七人是来自美国、瑞典、荷兰的西方游客,另一人是从泰国回来的缅甸人。原来这是一艘专供接待外国游客的、从中国引进的游船,设备良好,首层船舱里的座椅宽大、舒适、干净,二曾设有餐厅,还有电视机可看电视和影碟,有沙发茶几可下棋。坐在餐厅里就可望到两岸的风光,在餐厅外和顶层甲甲板上,更是观景的好地方。

早上七点多钟,突然听到船员叫我快到甲板上去看日出,我赶紧手提数码摄像机,快步走到顶层船头。只见伊江江面相当宽阔,江水清澈,江面风平浪静,江水缓缓向南流去。一轮红日正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慢慢地染红了天际,也映红了江面,顿时构成一幅绚丽多彩的热带风情画面。啊!这就是我生平第一次亲身欣赏到、体验到的伊江美景,我不知在什么地方还见过如此美妙的景色。我举目远望,凝神注视,我的心情顷刻变得非常愉快,宽阔的江面使我的胸怀也显得宽阔起来。

游船在轰鸣的马达声中徐徐前进,在十几小时的行程中,我饱偿了伊江两岸的美景,捕捉到许多缅甸特有的景观:一艘艘载满柚木的铁壳驳船快速顺流而下,江岸上存放着堆积如山的柚木;农村妇女穿着纱笼在江边沐浴洗衣,少年儿童一丝不挂地在江边戏水玩耍;游船中途靠岸时,乡村少女向外国游客抛售香蕉;岸边不时出现洁白高尖的白塔和金光闪闪的金塔,等等。更难得一遇的是,突然见到一大群白色的候鸟,不知是海鸥还是白鹤,估计有几千只,铺天盖地般地飞来飞去,忽上忽下,蔚蓝的天空突然呈现一片雪白,真是前所未见。。。更奇特的一个情景是:由于枯水期江水较浅,有不少地段的江心露出沙洲,有的河段还有礁石和暗礁。为了行船安全,要派两名船员坐在船头最前端,不停地用竹竿测量江水的深度,大声报着:“7呎,8呎,超过8呎。”为了要避开暗礁和沙滩,尽管江面宽阔,游船也只能缓慢地左转右拐曲折前进。

除吃午餐外,旅途中我还不时到餐厅去休息,或看电视,欣赏缅甸歌曲,或用英语跟外国游客交流,或用缅甸语与船员交谈,并向他们请教我翻译缅甸歌曲时遇到的疑难。

日落时刻,游船已快到实皆。又是彩霞满天,照得江面通红。江边和实皆山上得佛塔,在灯光下闪着金光。沿途见到的唯一铁桥——实皆大桥,连接伊江两岸,刚好有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在桥山缓缓驶过,这有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

晚上7点40分,游船才到达曼德勒,结束一天的旅程。此次乘船畅游伊江,饱揽美景,既悠闲又舒适,得益匪浅,真是不虚此行。它让我流连忘返,我不时重看所拍摄后刻录成光盘的伊江风光,真是回味无穷。

(原载《南粤胞波》2006年12月第八期)

1 50 51 52 53